近年 共享經濟 和共享城市的概念逐漸流行。並逐漸改變市民的日常生活,市民的生活變得愈來愈方便,但這個概念的實則內容和運作卻鮮為人知。究竟甚麼是共享經濟?共享經濟和共享城市又有何分別?共享經濟 這個概念如何在香港認用?認用時又遇到什麼困難? 聽聽主持人和嘉賓們的分享。

在早前我們早前參與的港台節目裡面,主持人就提到現時的日常生活和共享經濟息息相關,主持人希望從首爾共享車位這個主題開始深入地討論一下什麼是共享經濟各和共享城市。主持人說明了共享經濟是人們分享一些閒置的資源,重新將他們定立一個新的價值,令到其他人可以更有效地善用,減小浪費,既最大化資源,又可以換上新的價值,希望共享者可以各取所需,得到回饙。主持人提到共享經濟的交換單位不一定是實質的物件,可以是非物質的人力資源,如知識或技能,由社區,城市至全世界都可以進行共享經濟。共享經濟和共享城市有何分別呢?共享城市就是共享經濟提升至城市的層面,令到城市有一個共享經濟,一個分享的風氣。共享城市的建立是希望透過城市形態將資源去最大化,令到大家的資源能夠更好的被利用。

共享經濟 的基本概念

本集的嘉賓為李兆富先生,他是 共享經濟聯盟召集人,曾為職專欄作家,筆名利世民。李兆富先生表示當提到香港的共享經濟,香港人較為熟悉的便是Uber,Airbnb。但李兆富先生提到其實香港有很多共享經濟概念運作的小型startup和社企。李兆富先生表示很多人認為共享經濟就是分享,但並不其然,外國亦有不同的名字更合適地概括共享經濟,如平台經濟,亦有人從消費角度認為共享經濟是一種合作式消費,名為Collabrative Consumption。亦有人會稱之為 GIG Economy。

總括而言,共享經濟有不同的定義,若細細分類的話有了兩種。第一,在消費者的角度,他們不需耍私人擁有一件物件,都可以使用到該物件。第二,在供應者的角度,其中一個概念就是任何人都可以隨時提供服務,他們不需要開公司或找一份工作,只要市場有需求就可以提供服務。

共享經濟平台所遇到的問題

李兆富先生表示隨著主流經濟,人們嘗試推動到不同的工作平台,但這些平台的出現時會遇上以下問題,一是公眾不了解工作平台的內容,二是大眾用傳統的看法看待消費者和供應者的關係。李兆富先生講述其成員開狗狗民宿的本意是一方面可以讓有心人飼養狗隻數天,一方面可以令狗主有空閒的時間出國遊玩,不用擔心狗隻無人飼養,可是狗狗宿舍卻面對漁護處的規管難以經營。

藉著此例子,他認為香港政府在法律制度上有漏動。他認為由於香港的法律過於傳統,導致平台出受到限制,現時的科技亦未能在香港普及,如FinTech,電子資付等。李兆富先生表示,以前香港政府的管治模式是以不變勝萬變,他不期望香港政府像韓國政府一樣為了促進共享經濟制定不同的法律政策。李兆富先生表示希望政府可以給予這些平台多些自由,如漁護處應該對現時牌照問題給予平台更多的自由,讓平台與平台之間互相監管。李兆富先生認為早期政府的政策理來保障消費者和供應商是對的,但隨著共享經濟的發展,政府應該放下權力,給予自由,一方面可以讓各平台自行作出規管,提高監管效率,一方面可以令香港政府制度變得更完善。這樣的改變反而能更有效地碓保消費者和供應者的在平台上的互動。

但主持人問到若香港政府採用其他國家的政策和方案,問題是否會更易解決?但部分的卻有違李兆富先生所支持到的自由經濟。李兆富先生表示平台是自由市場最容易解決到問題的一個証明,李兆富認為自由市場可以解決所有的供求問題和心靈上的滿足,因此他認為政府應讓平台自由監管。

總的來說,共享經濟和共享城市在各地漸漸普及,但是香港對於共享城市這個概念卻裹足不前,其一原因是因為香港政府不肯放下權力給予平台自行監管。因此香港政府應該在隨著時代和科技的發娶展變現時政策,逐步遠離以不變勝萬變的管治策略。

「以上內容節錄自本會的錄音節目,均屬嘉賓訪問之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