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今數據在日常生活中逐漸變成不可或缺的工具助以現時城市及國家發展,現時政府和公司向各持份者提供開放數據供網民及其他小型公司作出數據分析。所謂開放數據是指政府或公司向各持份者公開政府或該公司所接收或統計出來的數據,這些資料可以自由地使用,而且該數據需要支援機械作出數據分析,方便更進一步的研究和使用。但是,相比起其他地區,香港的對於公開數據的步伐較慢。為何香港政府對於公開數據遲遲不起步?

在早前的港台節目裡面,AYF 就請到立法會議員 莫乃光先生 為大家分析這個議題。莫乃光議員表示現今開放數據已是大勢所趨,開放數據這個概念由十多年前美國政府開始。當時政府打算將無用的數據開放至社會各持份者,希望各持份者可作更好的用途。互聯網發展後,持份者們把舊有的數據加以分析,分析後的數據加上自身的創造力,令這些舊有的數據變成商機。

新港兩地,在開放數據的取態有何不同?

當主持人把香港政府與新加坡政府對於開放數據作出對比時,莫乃光議員表示以交通運輸為例,新加坡和香港同樣有補貼運輸公司的營運,但相異之處是大家對於開放數據的發展所持的心態不同。新加坡政府積極地提倡開放數據,推動智慧城市,當地政府亦願意與新興產業合作,用資助或補貼的方法換取數據或提供政府資源以作支持,給予其發展空間。

相反,香港政府方面,香港政府雖有發展開放數據,但其發展還需時間改善。莫乃光議員補充,香港政府對於開放數據方面是有所行動的,縱使資訊科技部門開放了約八千條數據,但大部分是無用或重覆,對開放數據的發展用處不大。莫乃光議員表示其實開放數據對香港來說用途廣泛,利多於弊。政府應將有關公共衛生,道路污染,空氣質素的數據公開於民,可讓專家加以分析,改善長期的問題。 但政府為何遲遲未能做到?莫乃光議員表示香港政府傳統的官員文化根深柢固,政府官員可能會認為數據公開無補於是,反而增添麻煩,阻礙政府工作,這亦是開放數據發展裹足不前的原因。

香港要持續推動創科,需要三步改變

莫乃光議員表示,至新任特首上場後,創科發展開始有良好的轉變,香港政府若希望有效地發展開放數據,需作出以下三步改變。第一,政府需改善法律基礎,要求公司紹予數據記錄,其次,香港政府應採取檔案法,將數據存入數據資料庫,最後將數據開放至持份者作分析及使用。莫乃光議員表示以上步驟,香港政府只採取其一,將數據開放至持份者作分析及使用,因此存在不小漏動。

莫乃光議員亦認為單是政府是難以有效地收取足夠的數據,再發放數據。持份者們和政府應相互合作,由下而上地給予支持,同時政府由上而下地提出積極誘因,推動開放數據的發展。

「以上內容節錄自本會的錄音節目,均屬嘉賓訪問之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