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60,70 年代,新加坡和香港曾經是亞洲四小龍,平步青雲,但近年來新加坡急起直追,在科技發展上,新加坡在不少地方都比香港起步更快,亦吸引到不少如跨國科技企業如Google、Facebook、LinkedIn 在新加坡設立亞太區總部,究竟新加坡在各方面發展上有甚麼先缺條件? 它是否有優勝之處值得香港學習?

新加坡近年經濟發展迅速,當地政府亦大力推動其經濟的創新和轉型,當中更於2016年時成立「新加坡未來經濟委員會」,並於2017年時推出《未來經濟委員會 報告:下一代的開路先鋒》,勾勒出七大策略推動其未來十年的經濟發展。而在早前的港台節目裡面,我們就邀請到 黃子謙先生 (Gary Wong) 為我們分享。黃子謙先生表示儘管不少人認為新加坡和香港頗為相似,但其實兩地在政策背景卻大有不同。舉例說,在商業發展方面,新加坡政府當地政府就制訂了2000年科技藍圖、2020年無人車計劃、2030年計劃等等。

 

相反,香港一直採用自由市場的經濟模式,因此市場的波動容易影響政府政策,如在1998年,香港亦曾經設有科技藍圖,名為 Digital 21 ,但受到亞洲金融風暴,沙士等問題,政府便沒有持續此計劃。因此香港政策並沒有長期規劃和措施。

培養創新人才,新加坡這樣做,香港又可以嗎?

近年來,新加坡的科技研究在政府層面上不斷發展。為何新加坡政府能夠大力推動多項科研政策?他們用甚麼方法引入人才,幫助國家經濟及科技發展?嘉賓表示新加坡政府在一開始就意識到他們在精英人才方面並不足夠,他們希望引入一些外國的精英為政府出謀獻策,因此他們推行了一些政策增加國家的吸引力,例如 Fellowship Scheme,以吸引更多人才進入政府效力。另一方面,新加坡政府希望自己的人才可以到外國有所見識,再回流到新加坡,這樣有助新加坡為日後的政策作出研究。而且新加坡政府與其大學有強烈的聯系,他們有長期的計劃培育人才,令學生在讀書時了解政府內部結構,畢業後更容易進入政府工作,處理事務和研究工作。

黃子謙先生表示當香港並不是有所不足,而是香港人生活繁忙,發展創新科技時的焦點與新加坡的不同。另外,香港與新加坡政府的政策和管治方面有所不同,黃先生亦提到雖然香港和新加坡的在科研上差距大,但香港在地理方面亦有自己優勝之處。香港可以利用自己的優勝的地理環境與中國合作,如大灣區發展。黃子謙先生亦贊成之前梁錦松先生提出香港可以在大灣區投放資源,完善當地的醫療和教育設施。他認為各個地方城市有自己優勝之處,香港可以利用自己的優勝之處與不同地方城市合作。

相關閱讀

新加坡如何培育創新人才? 未來教育與社會流動性

新加坡政府 作領航員,致力發展 創新經濟

「以上內容節錄自本會的錄音節目,屬嘉賓訪問之意見,與本會立場無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