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 2019 年 5 月,仲量聯行 (JLL) 發表了一份創科地域報告,分析全球 109 個城市的創科特徵。結果當中以亞洲的城市的表現最為突出,五強中包攬了三席,分別是東京、北京和是次交流團的目的地 — 新加坡。

創科雖是一個國際趨勢,但新加坡能夠登榜,絕非只是局內的一個追隨者。反之,香港政府在扶持本地初創企業方面起步較新加坡政府遲。與香港相比,新加坡早在2003年已經由官方推動「新加坡創業行動社群」,並積極推動產業轉型;在2006年的時候則成立國家研究基金會,專責研究國家的創新政策;其後於2014年,新加坡政府宣布訂立成為「智慧國」(Smart Nation) 的目標,務求以科技改善未來生活;繼而更在兩年後的「研究、創新與企業2020計劃」(RIE2020)中宣佈將在未來五年撥款高達190億新元投資科研領域。此投資額相比10年前的「國家科技計劃」(S&T) 高出近130億新元,可見新加坡在創科上的大膽理念、前膽性及持續性。而於2016年成立「未來經濟委員會」,積極檢視及提升未來競爭力,初創企業也得到當地政府的高度支持。

除了有政府作領航員外,新加坡在創科上的領先也有賴初創文化的建構。

新加坡的數位素養(Digital Literacy)排名列全球第二,科技的應用也滲透了每一個公營的平台和日常生活 — 這種對世界的新想像一直為初創文化推波助瀾,甚至將新加坡改造成亞洲初創的一大龍頭。

其中在交流團中參觀初創區 「BLOCK71」 的一站就展現了新加坡初創文化的熱熾。有別於一般共享工作空間,BLOCK71是在政府、商界與民間的協作下促成的創業區域,以建構初創生態系統為願景營運。BLOCK71不單有著處於市區的地理優勢,還會因著其初創革命的決心,定時舉辦極具支援的初創育成計劃(Incubator Programme)。BLOCK71 在成立至今已成功孕育80多間初創公司;平台亦已擴展到中國、印尼和矽谷,將新加坡的初創文化連繫全球。

獲得不同資助計劃代表資格的創業公司,亦可獲得政府機構的現金資助和股權資助。例如,新加坡標準、生產力和創新委員會 (Spring) 啓動了一項 初創企業SG計劃,爲新加坡的初創企業提供資金來源和導師計劃,從而幫助將創新的商業理念轉變爲蓬勃發展的公司。除此之外,政府還建立了天使投資網絡,使天使投資者(主要是高淨值個人) 能夠投資初創企業的種子期,最高投資額爲150萬新元。商業天使投資集團將按其投資比例持有該初創企業的股份。

大膽、持之以恆的全面性策略帶領新加坡投身了全球的創科市場。但與此同時,回望仲量聯行的排行上,才發現原來香港並未有躋身20強。眼看同區、同競爭力的城市都已上榜,到底香港此刻需要一個怎樣的領航員?穩當金融中心的香港又有沒有待突破的潛能,成為創科領航員呢?

文:Angel Chan, Corane Chu, Janice Lee, Kevin Lok, Ruby Lai